贮存方法
过敏测试剂厂商叩关科创板 浩欧博“聪明式”捆绑销售或犯大忌
资讯类型:行业新闻 加入时间:2019年5月31日9:21
浩欧博代表先进性的第三代和第四代产品,不论是是产能利用率还是产销率均表现不佳

上交所网站最新消息显示,总部位于江苏的浩欧博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浩欧博”)提交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被受理,最新审核状态为已问询。

浩欧博主营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生产的诊断试剂主要用于过敏原和自身抗体检测,对过敏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诊治,能起到临床辅助诊断的作用。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通过将试剂和配套仪器相捆绑方式,向下游客户销售其检测试剂产品,而终端用户主要为医院检验科和临床实验室、第三方独立医学实验室等医学检验机构。

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种看起来很“聪明”的销售模式,或牵涉不正当商业竞争行为。并且,由于是以仪器采购配套公司生产的试剂产品打包销售,公司还会因此产生依赖仪器供应商、试剂销售收入不能覆盖仪器采购成本等问题。至于与下游销售客户金域医学(603882.SH)之间兼存股权关系的问题,也引来市场关于“利益输送”的质疑。

《投资时报》研究员同时发现,该公司主打的试剂仍主要以传统第二代技术开发出来的产品为主,且产能利用率并不高,代表更高技术水平的第三代、第四代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则更低。据业内人士分析,浩欧博在招股书中关于“第二代产品适用基层医院、第三和第四代产品适用三级医院符合国家分级诊疗的政策导向”的表述,存在对相关政策曲解的可能。

此外,浩欧博的短期偿债能力远低同行平均水平,近年来净利润波幅也较大。

就备受潜在投资者关注的问题,近日《投资时报》向浩欧博方面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查阅浩欧博招股书可以看到,该公司目前生产的试剂产品大多仍以传统的二代技术(2G)产品为主,尽管产销率逐年上升,但上涨空间已然有限。而利用更高的三代(3G)、四代(4G)技术生产出来的产品,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则起伏较大且进一步走低。


据浩欧博披露,从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的2G技术产品产能在所有产品种类中最高,分别为21万盒、27万盒、29万盒,但依旧未能实现满产。3G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分别为72.62%、36.64%、55.87%,不仅出现较大波动而且整体呈现下降趋势。4G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同样出现波动,2017年仅6.94%的产能利用率较上一年的9.35%的水平还出现下滑,但在2018年已上涨至16.90%。

浩欧博对此的解释是,3G、4G产品为其新开发产品,因此产能利用率较低。并且,由于4G产品生产周期较长,产品上市也需要进行实验验证,所以产销率也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浩欧博在招股书中对其2G、3G、4G产品的终端适用医院的表述,让外界颇为质疑是曲解了国家相关分级诊疗医改政策。

浩欧博称,随着国家大力推进分级诊疗,过敏诊断将逐渐在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逐步铺开。作为为公司带来绝大部分收入的过敏原检测试剂产品,公司在该领域有三大产品线,分别为欧博克、符博克以及当前正在进行国内注册的纳博克,它们分别代表2代、3代、4代技术,也分别适合基层医院、中级医院和三甲大医院。“在已经成功开发的2G、3G和4G技术平台上,进一步开发更多的过敏原,形成低、中、高的产品系列,适应国家分级诊疗的医改方向,以全面满足不同等级、不同规模的医院对过敏原检测的不断增长的需求”。

北京某位曾在三甲医院工作过的人士告诉《投资时报》,分级诊疗并非等级化区别对待,相对传统和落后的技术未来也会被逐渐替代或淘汰,即便是在一些基层医院,也不会有持续的、很大的生存空间。

浩欧博还披露,“目前已知的过敏原有近千种,而能够提供丰富的过敏原检测菜单,是过敏检测试剂厂商的核心竞争力”。截至2018年末,其在过敏原检测领域已有注册证 47 个,涵盖 56 种过敏原;在注册的多个产品,涵盖 73 种过敏原。当然,与全球体外诊断行业巨头塞默飞(Thermo Fisher)旗下的过敏诊断公司Phadia 600 多个过敏原诊断产品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而作为过敏原检测领域未来发展方向的定量检测,从浩欧博对外披露的资料中也可以看到,公司的过敏原数量依旧不过多——3代和4代产品的二期产品还未达到50个。

在接受《投资时报》采访的市场人士看来,浩欧博的捆绑销售模式是一种比较“聪明”的做法。“一旦用了某家的设备,就要不间断地买它家的试剂,不管试剂耗材价格高低、质量好坏都得采用,这或属于另外一种形式的垄断销售”。

“这种销售方式对卖家有利。卖家可以根据每台仪器设备和用户的试剂用量,每月有计划的生产,稳定供货、稳定销售、稳定盈利”,该人士补充道。

浩欧博在其此次科创板IPO招股书中也提及,公司的直接客户以经销商为主,经销商的终端用户为医院,由于一家医院每个月的耗用量基本稳定,经销商每月采购的数量也基本稳定可预期。

上述人士进一步称,“一般耗材类产品的销售大多采用这种方式,有些厂商甚至采用免费送设备,让用户花钱买耗材的模式”,他说,“像日本的打印机就是如此。打印机很便宜,但墨盒很贵,而且墨盒是专用的”。

而这或许也是国家出台法规处治这种销售行为的原因之一。

据报道,在国家此前关于加强医药领域不正当竞争案件查处工作的通知文件中,已明确提及将“严肃查处假借租赁、捐赠、投放设备等形式,捆绑耗材和配套设备销售等涉嫌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行为”。

在财务方面,该公司不仅存在业绩波动幅度大的问题,其短期偿债能力亦堪忧。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浩欧博实现营收1.1亿元、1.5亿元、2亿元,实现净利润433.5万元、2135.4万元和4015.4万元,2017 年度、2018 年度分别同比增长392.59%、88.04%。

而从衡量短期偿债能力的几个指标来看,浩欧博亦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从2016年至2018年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最高时也未达到2倍,但同期行业均值则接近8倍。2016年,公司的流动比率不足1倍,2016年、2017年,浩欧博的速动比率则仅为0.41、0.57。

浩欧博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则在这三年中超出同行均值不少。2016年至2018年,行业均值分别为9.13%、13.22%、15.05%,而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则达到48.38%、42.54%、37.38%。对此,公司解释为是向银行借款的原因。  浩欧博代表先进性的第三代和第四代产品,不论是是产能利用率还是产销率均表现不佳

上交所网站最新消息显示,总部位于江苏的浩欧博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浩欧博”)提交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被受理,最新审核状态为已问询。

浩欧博主营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生产的诊断试剂主要用于过敏原和自身抗体检测,对过敏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诊治,能起到临床辅助诊断的作用。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通过将试剂和配套仪器相捆绑方式,向下游客户销售其检测试剂产品,而终端用户主要为医院检验科和临床实验室、第三方独立医学实验室等医学检验机构。

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这种看起来很“聪明”的销售模式,或牵涉不正当商业竞争行为。并且,由于是以仪器采购配套公司生产的试剂产品打包销售,公司还会因此产生依赖仪器供应商、试剂销售收入不能覆盖仪器采购成本等问题。至于与下游销售客户金域医学(603882.SH)之间兼存股权关系的问题,也引来市场关于“利益输送”的质疑。

《投资时报》研究员同时发现,该公司主打的试剂仍主要以传统第二代技术开发出来的产品为主,且产能利用率并不高,代表更高技术水平的第三代、第四代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则更低。据业内人士分析,浩欧博在招股书中关于“第二代产品适用基层医院、第三和第四代产品适用三级医院符合国家分级诊疗的政策导向”的表述,存在对相关政策曲解的可能。

此外,浩欧博的短期偿债能力远低同行平均水平,近年来净利润波幅也较大。

就备受潜在投资者关注的问题,近日《投资时报》向浩欧博方面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查阅浩欧博招股书可以看到,该公司目前生产的试剂产品大多仍以传统的二代技术(2G)产品为主,尽管产销率逐年上升,但上涨空间已然有限。而利用更高的三代(3G)、四代(4G)技术生产出来的产品,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则起伏较大且进一步走低。


据浩欧博披露,从2016年至2018年,该公司的2G技术产品产能在所有产品种类中最高,分别为21万盒、27万盒、29万盒,但依旧未能实现满产。3G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分别为72.62%、36.64%、55.87%,不仅出现较大波动而且整体呈现下降趋势。4G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同样出现波动,2017年仅6.94%的产能利用率较上一年的9.35%的水平还出现下滑,但在2018年已上涨至16.90%。

浩欧博对此的解释是,3G、4G产品为其新开发产品,因此产能利用率较低。并且,由于4G产品生产周期较长,产品上市也需要进行实验验证,所以产销率也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浩欧博在招股书中对其2G、3G、4G产品的终端适用医院的表述,让外界颇为质疑是曲解了国家相关分级诊疗医改政策。

浩欧博称,随着国家大力推进分级诊疗,过敏诊断将逐渐在二级及以下医疗机构逐步铺开。作为为公司带来绝大部分收入的过敏原检测试剂产品,公司在该领域有三大产品线,分别为欧博克、符博克以及当前正在进行国内注册的纳博克,它们分别代表2代、3代、4代技术,也分别适合基层医院、中级医院和三甲大医院。“在已经成功开发的2G、3G和4G技术平台上,进一步开发更多的过敏原,形成低、中、高的产品系列,适应国家分级诊疗的医改方向,以全面满足不同等级、不同规模的医院对过敏原检测的不断增长的需求”。

北京某位曾在三甲医院工作过的人士告诉《投资时报》,分级诊疗并非等级化区别对待,相对传统和落后的技术未来也会被逐渐替代或淘汰,即便是在一些基层医院,也不会有持续的、很大的生存空间。

浩欧博还披露,“目前已知的过敏原有近千种,而能够提供丰富的过敏原检测菜单,是过敏检测试剂厂商的核心竞争力”。截至2018年末,其在过敏原检测领域已有注册证 47 个,涵盖 56 种过敏原;在注册的多个产品,涵盖 73 种过敏原。当然,与全球体外诊断行业巨头塞默飞(Thermo Fisher)旗下的过敏诊断公司Phadia 600 多个过敏原诊断产品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而作为过敏原检测领域未来发展方向的定量检测,从浩欧博对外披露的资料中也可以看到,公司的过敏原数量依旧不过多——3代和4代产品的二期产品还未达到50个。

在接受《投资时报》采访的市场人士看来,浩欧博的捆绑销售模式是一种比较“聪明”的做法。“一旦用了某家的设备,就要不间断地买它家的试剂,不管试剂耗材价格高低、质量好坏都得采用,这或属于另外一种形式的垄断销售”。

“这种销售方式对卖家有利。卖家可以根据每台仪器设备和用户的试剂用量,每月有计划的生产,稳定供货、稳定销售、稳定盈利”,该人士补充道。

浩欧博在其此次科创板IPO招股书中也提及,公司的直接客户以经销商为主,经销商的终端用户为医院,由于一家医院每个月的耗用量基本稳定,经销商每月采购的数量也基本稳定可预期。

上述人士进一步称,“一般耗材类产品的销售大多采用这种方式,有些厂商甚至采用免费送设备,让用户花钱买耗材的模式”,他说,“像日本的打印机就是如此。打印机很便宜,但墨盒很贵,而且墨盒是专用的”。

而这或许也是国家出台法规处治这种销售行为的原因之一。

据报道,在国家此前关于加强医药领域不正当竞争案件查处工作的通知文件中,已明确提及将“严肃查处假借租赁、捐赠、投放设备等形式,捆绑耗材和配套设备销售等涉嫌商业贿赂不正当竞争行为”。

在财务方面,该公司不仅存在业绩波动幅度大的问题,其短期偿债能力亦堪忧。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浩欧博实现营收1.1亿元、1.5亿元、2亿元,实现净利润433.5万元、2135.4万元和4015.4万元,2017 年度、2018 年度分别同比增长392.59%、88.04%。

而从衡量短期偿债能力的几个指标来看,浩欧博亦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从2016年至2018年的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最高时也未达到2倍,但同期行业均值则接近8倍。2016年,公司的流动比率不足1倍,2016年、2017年,浩欧博的速动比率则仅为0.41、0.57。

浩欧博母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则在这三年中超出同行均值不少。2016年至2018年,行业均值分别为9.13%、13.22%、15.05%,而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则达到48.38%、42.54%、37.38%。对此,公司解释为是向银行借款的原因。
文章来自:投资时报
文章作者:佚名
新闻推荐
关闭窗口

中国精细化工行业网站联盟站点 | 广告刊登 | 关于我们
Designed by cnreag-apoa.com team E-mail: fsp214@126.com
版权所有:中国化学试剂网 技术支持:简双工作室
豫ICP备05008060号